慕容圣星蟹

星海赞歌(游戏王)64

  【我我我我……我没有弃坑 只是不定时更新】

【两个多月只码了不到两千字我也很尴尬 】 

【晚上还有速写作业就算我没交手机也没空码呀aaaaaaa】

虽然这整块大陆板上大部分都是在上课的学员,虽说也有游荡人员,但给他们带路的可是道莱姆的管理者、最强大的人工智能夏迪!有他带路那可是完全杜绝了碰到人的可能性。

  于是这支进二十人的队伍在夏迪的带领下十分顺利的来到四方塔。

  传送装置被设立在距四方塔100米的地方,所以众人前一秒看到的还是教学区的清雅下一瞬间就来到恢宏雄伟的四方塔脚下。

  这种震撼感真的不是你看几次就能冷却习惯的,就如浩瀚星海,每一次窥视都会有不同的感悟和发现,唯一不变的是对这片深邃未知的震撼和崇敬。

  “承载恒古的荣光,皓白之灵如月华流淌,【古世纪之明珠】所属——『平衡的方塔尖』四方塔。”

  传送装置外夏迪已经候在那里,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没有催促一行人。

  “小伙子们,你们还傻站在这干什么,被四方塔吓到了?”因为众人的重点都在四方塔上,所以并没用注意到迎面走来的高大男子。

  “赫谟阁下。”夏迪向来人点了点头,赫谟也和他打了个招呼。

  “赫谟……【三骑士】【审判之爪】的那个赫谟?”万丈目听到夏迪的声音下意识一问。

  要知道【三骑士】对大部分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学员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传说中的人物。

  “不然你小子以为是是哪个赫谟?”赫谟挑起一边眉毛没好气道。“四方塔你们这一年有的是机会看,现在先给我进来。”

  “是!”被赫谟略带训话的语气一震,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跟在了赫谟后面,只不过眼神还在四方塔和赫谟身上游走。

  赫谟也没管他们,自顾自的和夏迪走在前面。

  游戏看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领队导师叹了口气,认命的给众人做介绍工作。

  “游戏你说四方塔要怎么进?我刚开学的时候来过这里,转了几圈把四方塔我能摸到的地方都摸了个遍都没找到入口在哪QAQ”

  “呵。”

“……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城之内君,你还真敢跑到学院的【学员禁区】来啊(还敢当着夏迪的面说出来)……”

  听到城之内的问题众人也萌生了些好奇心,不过他们也没去询问,百米的距离对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谈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四方塔底,游星轻声说了一句“到了。”

  “你们很好奇怎么进去?……”很显然赫谟听到他们对话。

  “嗯嗯嗯!对对对,赫谟阁下,求告诉!”

  赫谟原本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城之内打断了,他不由挑起了一边眉毛。

  “城之内克也!”

  “到”

“出列,现在走到我跟前,向后转。”

  由于道莱姆学院(包括其他四院以及大多数开展了机甲及其相关专业课的院校)机甲类院校的毕业生都要求在军部服7年的役,所以道莱姆学院“包括其他四院”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名字和学院中间有过“军事”二字。

  不过在新纪元5044年,由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以道莱姆为首的五院联合一些星区发动了一场政变,这让整个已知星域摆脱了军部独大的局面,而如今这种【汇星内阁】的制度就是这千年演化来的产物。

  总之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道莱姆(五院都一样)虽然不是军校但制度(至少机甲及其相关专业所属的院系)是类似军校甚至是根据军队管理制度改编的。

  一行人就看着城之内将原本严肃认真的行军步硬生生变成了鸭子走,还有要同手同脚的趋势。

  杏子一个没忍住“噗呲O(≧▽≦)O ”了出来,嗯,还带上了游马+游矢。

  城之内这时候没时间去说杏子什么,因为赫谟的气势全放在他身上,那种铁血的气场仿佛会将他刺穿所以有些抖脚真的不是他虚。

  […呃,刚才我是不是插了阁下的话,完了…]

  内心的吐槽还没结束,城之内忽然察觉身后一股大力传来,自己毫无反抗的被击中然后飞出去——他站的地方离四方塔1米多一点的地方。

  从游戏的视角看城之内是被赫谟踹出去的,虽然力道挺大的但游戏相信已城之内的实力不会摔的太惨。

  是的,是“摔”不是“撞”。

  因为就当大多数围观群众and城之内自己都以为他要撞到四方塔外墙时,城之内被踹进了四方塔。

  Σ(д|||)在场的学员除了游戏、亚图姆和杏子三个来过四方塔的,多多少少都有点被吓到。

  “明白了?”赫谟看起来很愉悦。

   “现在…是我来还是你们自己动?”

[超凶!!嘤嘤嘤,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呸,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依次进入四方塔后他们才发现其实他们不用这样,因为整个四方塔底都是入口。

  最先被踹进来的城之内现在正盘坐在地上和一名水绿色长发的男子抱怨着什么,还时常处于这边他说一句就被边上另一位黑色短发的男子嘲笑一声的局面。

  游星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他还在特意用多了一点时间。

  “不是光学幻象?点像液体……”

  “是靛璃鎏金。”

  游星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搭话的霸王,还是霸王身边的十代好心解释道:“是墨璃鎏银的伴生矿,两个的物理特性挺相似的,但靛璃鎏金有一定条件在常温下液化的特性……”

  “两个都不错嘛,观察的挺细的。”

  也许是四方塔外墙的问题太过吸引人,游星和十代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来者,不过也不怪他们,因为水绿发男子速度快到连两位的守护者都没有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是十代君和霸王殿的生日!!!!!!!

本来画了贺图的!!!!!

但在电脑上!!!!!!

我现在还在外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先送上生日快乐的祝福QAQ!

然后霸十的贺图我……我总有一天会放出来的!

【架空】星海赞歌(主:暗表 霸十 魔女蟹)63

63 《走走走!夏迪哥哥带你们去看四方塔!》

【】前置!作者有话要说:交手机前最后一次周更!!!!!
困死了!!!!!!!!【】

  伊西斯是被一些学员的神情和一声炮轰吸引回注意的,她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逆转。

  我们有着数十年教学经验的伊西斯导师完全想不出游矢是以各种方式做到的,或者说这一幕在真正意义上打击到了她的认知——就连之前游矢那张显示为能量型晶卡,实则是二重技能卡的神秘晶卡都没有让她有这样的、三观受到冲击的感受。

  讨论组里也是许久没有人说话,直到最先醒悟过来的是拿这场切磋做教学课件的亚美鲁达,他全然没有理会已经乱的不成规矩的教室,和伊西斯不同亚美鲁达看到了事情的全过程。

  他迅速调出视频的回放,同时修长的手指移到通讯页面的输入区像是思考良久后缓慢而坚定的敲下六个小点、发送——就像这样“……”。

  不过就在通讯界面上还没有新消息刷出来时伊西斯这边就发生了变故。

  不知道前面有没有说过,教室的桌椅都是采用悬浮型的,它们平常都算是固定不动的,而就在刚才伊西斯感觉到手腕上的发出消息提示时,二级一班Ⅰ公共课梯形教室里中间组二三排悬浮椅却突然离开了原本位置,唰的从导师通道飞出去。

  整个过程就是眨眼间的事,伊西斯回神的时候整个中间组二三排已经空空如也,顺带着场上的四名机修师也不见了。

  一向镇定的伊西斯此刻也是眉角眼角一起抽,瞥了一眼自动出现的简讯。

[我…留我来收烂摊子……]

  大概是因为她知道是谁做的,所以这句话时在心里说说,然后跟亚美鲁达做出了一样的事情。

  安提诺米因为自身异能的【场】隐约察觉到了事情的发生,这个时候在估计自身之余还有闲暇注意周围。

  他们所处的应该是导师通道,而被带到这里除了他们进修生还有道莱姆的武藤、亚弥、真崎、城之内还有海马。

  亚图姆真的是对整件事的发展始料未及。

  由于他有一名无论是在同龄人中还是整个机修师排行榜上都称得上佼佼者的机修师搭档,因此亚图姆的性格还是和大多数甲修不太一样、多少还是有认真看、也能看懂四人切磋的进程,比如游城十代提炮的动作其实算起在质检,比如游星的一些组装习惯有些另类以及他的精神力利用方式非常特殊,又或者……他的Aibo认真起来特别可爱。

[Aibo好像有点不走心?还在纠结那张技能卡啊……真糟糕,晶卡什么的Aibo一定又会去巴库拉或者是海马那家伙那里去问吧。啊!!不能让别人看到Aibo的星星眼!!┴─┴︵╰(‵□′╰)Aibo是我的!!不行得先一步从游矢那里问到缘由…啧个人秘密什么的…干嘛去纠结那些!]

  就在亚图姆刚调整好表情准备挪到游戏和位置去问坐在斜后方的游矢时,他猛的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袭来,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再一回神自己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不知为什么我们的大皇子殿下看到面前这位人工智能时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夏迪阁下,又是双六爷爷让你来带我们出来啊。”亚图姆一副[我已经放弃反抗]的表情。

  如果说西蒙是模拟武藤双六爷爷做出来、为用作某种特殊用途而新建的预备智能,那夏迪就是道莱姆学院真正的人工智能,他的原机本体(一堆备份+学院的外置资料库)就是报道处那个巨型机械,夏迪是整个道莱姆学院的管理者,学院40%的运行都是他负责调节,比如大陆板倾斜角度的微调、运转速度还有其上防护罩的光线透过率,往小了说就连每个新学期的排课都是他干的(这很大好吗!),那再小一点,校园内教学区的公共设施维修也是他主权,可以说夏迪就是半个道莱姆学院。

  将几人从教室里搞出来其实有数种方法,夏迪只是选择了最方便直接的那种(只是苦了伊西斯),所以作为已经体验过不只一次经历的亚图姆在他看到这位人形人工智能的时就隐约猜到了始末,他表示还·是·没·习·惯这种副学院长以上的传唤方式!

   特别是在看到游戏揉着后背朝夏迪抱怨的时候,那种不快尤为明显。

  不过有人似乎比他还不爽,亚图姆撇到已经冲到自家兄长身边的霸王心里暗暗坚定了自己的推测,毕竟他可没错过先前金眸中闪现过的一抹戾色。

  只不过亚图姆也没光顾着吐槽人家,早在注意到那边的情况之前自己已经挪到游戏身边,对自家Aibo嘘寒问暖起来。

  尽管众人都被这种独特的传话方式搞的措手不及,不过他们显然也注意到了面前这位沉默的人工智能,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具体情况,但还是在最短时间内调整好状态站在夏达面前。

  夏迪依旧是板着脸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不过四方塔的学院长室内倒是有两位露出了笑容。

  “我是道莱姆学院的管理者夏迪,接下来由我带你们前往四方塔,课程那边会有人帮你们安排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请允许我问一下,我们要怎么去呢?”

  出声的是声线优雅的Astral,不知是不是因走廊较暗的缘故他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我会带你们走教职专用的传送装置直接前往。”

用平板摸了只20
但比例好像有哪里不对……
7月份开始要交手机……大家懂的……
(只有星期三上午能用半天)
我可能要真的变成不定时更新了

【架空】星海赞歌(游戏王)(暗表 霸十 魔女蟹)62

62

  说实话游星的手法和游戏and十代完全不一样,他没有直接把整个手掌按在炮身上,而是用指尖轮流轻触M87——镭射炮的能源槽。

  这里需要说一下M87——镭射炮虽然贵为机甲武器,但它其实是可以拆卸下来单独使用的,其实说到底大多数的小型机甲武器都是可以通过改装直接使用的。

(只是会显得有些……奇怪,脑补一下一个成年人举着一柄180 的刀像你冲来)

(嗯还有幼年隼 游斗合力提着一架M87镭射炮跑跑跑,再时不时放一炮)而8250年之后生产的M87——镭射炮都有自带可以放(晶/能量)卡的卡槽。

  虽说用指尖轻触这个动作多少有些女性化的小心翼翼,但我们蟹哥毕竟遮掉蟹脚就是大美人……(别理)咳咳,但游星的动作太过连贯,又没有女性无意识会添加的花式,整组动作倒显现出几分莫可名状的美感。

  伊西斯回到讲台边,上面光幕上显示的却是另一番景象,虽然还是能分辨出切磋中的主角,但他们身旁却多了一些本在现实中没有的东西。或者是说肉眼看不到。

巫师达姿:不动游星的精神力很厉害 

孔雀女郎:果然我看中的人就是不一样

巫师达姿:凭借A级的精神力就能将精神分化到这个地步……

守护者拉菲鲁:如果说这小子的精神力有伪S级那我还能接受一下。

盔甲巴龙:舞你能看懂显精图?

孔雀女郎:反正我不管

守护者拉菲鲁:但如果真的跟资料上一样那这小子真的是个怪胎

惊钧伊西斯:能别把精神力显示并列图说的那么……

孔雀女郎:那小子身边的触手最多最细

巫师达姿:说实话能把精神力分出那么多虚拟丝也是不错的呢

惊钧伊西斯:这样看来新的【计算者】可能会是他了

孔雀女郎:伪S能做到这地步的都不多吧

巫师达姿:也只是计算,不动游星的组装和游戏、游城十代相比差的有点多,你们没看出来?游城十代我不知道,反正游戏那小鬼是非常心不在焉。

孔雀女郎:S5都不一定做得到

守护者拉菲鲁:不,那是不可能的精神力一旦到了S级就相当于到了另一个层面

惊钧伊西斯:是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就像……

惊钧伊西斯:就像你触碰到世界的律动一般

孔雀女郎:你们精神力都到S级了很了不起是吧

守护者拉菲鲁:不巴龙也没到

盔甲巴龙:……

惊钧伊西斯:没事的舞,你的体术是我们比不了的

盔甲巴龙:哈哈哈舞你可是火爆的【鹰身女郎】啊 精神力高了怎么对得起你的异能

孔雀女郎:*滚!敢这样说老娘!!

孔雀女郎:星网竞技场干*死你走起!

惊钧伊西斯:(@巫师达姿)估计是游矢的技能卡吸引到他了吧,游戏这孩子对别的什么都迟钝的很,就这些最能吸引他

亚美鲁达:注意

  多亏亚美鲁达你提醒,不然她还看不到有意思的一幕,甚至连数年后几人相约来看导师时都不禁吐槽“你们当初是约好的吧!”

没错,就在亚美鲁达发出提醒后18秒,武藤游戏、游城十代还有不动游星三人同时完成机修调整,并几乎已相同的时间启动M87——镭射炮、入手,瞄准,射击,摧毁目。

  整个过程只仅仅只离亚美鲁达提醒过去了不到20秒钟,总用时24分52秒。

  我们的三位机修师在幕墙消失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或许有,但他们也尽力将其压到最低。

  直到镭射炮的炮波开始减退,三人才从那种心无旁骛的状态走出来,有些惊异的交换视线但很快皆给另外两人送上真挚的祝福,十代还送上了自己的专属pose。

  “都很不错呢。”伊西斯来到三人跟前,顺便抬手示意各种疯狂的学员们安静下来,伊西斯的强悍之处在这时亦能提现出来,原本闹得巨厉害的教室没用5秒就安静下来。

  “你们三个先回座位,等游马完成我再一起给你们大概总结一下,游戏还有我们的新人们下课后要去参观四方塔是吧,到时候会有导师给你们细讲的。”

  “游马同学失败了一次啊,可是……”

  “伊西斯导师,请问那大概是什么时候?”

  “大概在开始后5分钟的时候。”

  “呃……说真的我看不太懂游马的手法。”

  听到自己班上原本最强机修师提出了问题,伊西斯叹了口气,因为她也不知道。于是机智的伊西斯姐姐告诉天真可爱的(……)机修师们“你们可以试着自己找答案。”

  在get三个若有所思的表情包后伊西斯重新看向静静等着她讲话的学员们。

  巴库拉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脸纯良又睡意朦胧的貘良,此时正强打着精神装作一直很认真的样子。

  伊西斯看向游马,他还在摆弄着那些碎零件,这让她心底的期望慢慢沉了下去。于是我们的导师转向学员们交代起一些事情。

   最先应和的是城之内,事实上就算伊西斯在开玩笑学员们也不太敢造次,这既有伊西斯积威甚重,而且还有她异能造成的『场』,通常只有性情活跃(粗犷)又精神力抗性高(神经大条)的城之内会在、也敢在伊西斯的课上接嘴,而我们的导师本人也因城之内虽然严重偏科但并没有拉低班上的总平均成绩而放他一马。

  游戏这边没去听伊西斯讲了什么,因为游星似乎发现了什么。

  接着他们见证了一个新生组装方式的诞生,亲眼目睹游马在伊西斯转头说话间将一堆碎到连零部件都不算的零件块变成了一架完整的M87——镭射炮,并且在没有进行机修调整的情况下顺利启动镭射炮,瞄准、轰击、攻击成立。

  至此,据游戏、十代和游星完成组合过去了6分09秒。

  31分01秒,这是这场切磋的总用时,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浩瀚宇宙中只是弹指一瞬,但就是这一瞬因被记录在『星海卷』中,成就了四颗星辰永恒光辉的开端。

【架空(暗表 霸十 魔女蟹)】星海赞歌(游戏王)61

61

“等等,这个讲法有点耳熟。”虽然惊异于黑咲难得的长句,但游矢很快回到正题上。

他们的谈话引起了同排Astral的注意,但似乎更在意自家拍档的情况,隼边上的秋更是压根没有注意到这边的讨论小组,几乎是恨不得蹲在游星的组装台前看。

(秋:我会做这么没没形象的事(身周藤蔓飘飘)我:(一脸惊恐)诶诶诶,那个秋姐…我我我… 蟹哥(在有点远的地方咳嗽了)秋:游星你怎么了Σ(°Д°我(读懂了蟹哥想要传达的询问迅速溜走)——[有些事知道就好,说出来是不明智的])

“游里整理的『异能基础理论』。”

“但这说得不是异能吗?”

“异能是属于『能力』的一种,或是说最强表现形式。”

“不过我觉得不只这样。”

“?我没听游里讲到过,隼你说说看?”

“潜力是可以将『能力』变相利用的。”

“唔,就是说多方面利用?”

“好像也没错?通过不同的运用方法『能力』达到不同的效果来变强。”

“就像水可以冻结成冰变得更有杀伤力。”

“游矢这个比喻意外的不错呢。不过我们先回到‘矿脉’上来,既然你想起来了异能者精神力普遍不高还有异能的副作用我就不必多说了,不过……真让我意外呀,你明明这些课上一直在睡觉来着。”

“才…才没有!而且不是还有你、游斗和游里吗。”

“这不是你偷懒的理由。”(游斗表示让我在心里做一下这个表情(;一_一))

“啊对了,之前你举着个例子是因为想表达游马的三基础是源自天赋还有……额……”

“有人将他引对了路。”

“啊黑咲君我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九十九游马现在还是太小了,不能妥善使用矿藏、稳定引导『能力』,所以他的车更容易翻。”

“所以你想说游马太年轻车开不稳就直说啊,为什么不直接说……”

“(因为作者为了占字数)就是想看看你平时都听没听课。”

不管其他同学有没有注意到,反正伊西斯是注意到游矢这边有些闹腾了,而且隐约传来的某个词汇让伊西斯不禁┳┳

[现在的孩子真开放/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榊游矢] 就在游矢等人交谈间,这场入学欢迎仪式的机修师切磋已经到了组装的倒数第二步,配件调试。

因为中型配件大多都已经算是成品配件,像M87——镭射炮这样的机甲武器甚至是可以不用连接机甲、仅凭一张四级能量型晶卡就能直接使用(就是大了些),所以中型配件的调试检测通常不会用机检,而是直接激活。

像现在,游戏就是从组装台测抽出了一段能源接口,翻开了平衡装置和镭射充能区域的一块面板——这也是检测组装成功度的一个方面,因为它是否能开启是由组装的时候多个区域的完成度决定的。

起码在这个面板的开启上游戏、十代还有游星的程度几乎是相同的,就是三人进到这个步骤的时间不等。

诶?你问“十代不是进度和游戏相当吗?”,所以说十代和城之内是一个种族是没错的,十代他,他装面板这一带的外壳时顺序装错了……

这场切磋之后万丈目差点就指着十代的鼻子吼“为什么整架炮唯一一处对称区你都能错啊!!”

“游戏,游戏,游戏!”

“十代同学,加油!”

“不动君,别认输啊!”

自打游戏和十代开始组装外壳后,助威声就没有停过,教室内的气氛在游戏进入独属于机修师的秘技——机修调整。

机修调整是是机修师的标志,也是就算是流水线组出来的零件都需要在机修师手上过一道的原因,虽不是说没过机修调整的零件不能用,但据不完全统计在战场上使用经机修调整改良过的零件能比使用未调整过的零件增加七十倍的存活率。

用过来人的观点来说机修调整零件组装的机甲是有灵性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中央区生物大大梅格雷斯托联合道莱姆还有军部天科院通过多种技术手段最终证实了这一观点,说实在点就是机修调整零件组装的机甲会发出微弱的生物电信号,理论上有着轻微破损后能自行修复的可能也表现出了相应趋势。

此发现促成生物机甲理论的出现,不过让人为止感慨的是机修师这个职业已经出现进四千年了,人类却是近期才觉察到这件事。

游戏将M87——镭射炮支好辅助炮架摆正,双手轻放在炮身缓缓闭上眼。

如果用特定的仪器观察游戏此刻的行为就会发现已游戏为中心的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造成场扭曲的便是精神力,也是它完成能为零件点醒灵性的机修调整、成就机修师的地位。

与游戏相隔没几秒十代也进入了这个步骤,他的起手和游戏一样都是双手,只不过他的手位是一前一后交替的。

不过十代在开始机修调整前还做了一件事,他拼好外壳后试着提了提M87——镭射炮,然后又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

臣卜木曹!那可是单体28kg的M87——镭射炮!!

虽然确实会有怪胎会把它当手炮使(游斗&隼:你是在说我们?)。

算了,我们还是静静的看比赛吧。

末了,十代将整个手掌按在炮身上非常夸张的来了个深呼吸才开始,引得学员们笑的花枝乱颤,连伊西斯也露出无奈的笑颜。

虽然十代的行为博取了大多数学员们的视线,还有不少同学注意到了游星,他趁十代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将自己的进度赶了上来,几乎是跟十代同时开始了机修调整。

祝小表生日快乐!!!!!

飞过去的是块蛋糕……

【架空(暗表 霸十 魔女蟹)】星海赞歌(游戏王)60

60

  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过一千以上片数的拼图,就像这种拼图反面有用二十六个字母分割成的二十六个区一样,先按相同字母归类再拼就轻松的多(不排除某些有特别癖好或挑战自我的家伙),虽然归类可能有差错但在拼装的过程中很容易发现(所以说游戏才厉害)。

  但游马现在看起来就是在正面拼千片拼图,完全是凭感觉来的。

  饶是有着颇为丰富阅历的伊西斯也不知用何种渠道来解释游马的行为,因为这样散乱和不走心的组装方式让她不由的质疑起游马,他真的有学过机修吗?

  没去阻止有些吵闹起的学员伊西斯再度来到通讯页面,页面上的信息停留在巴龙的那句话,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人再破规矩,这个情况让原本输入到一半的伊西斯停了下来,柳眉略一颦最后将那半句话消去了。

  纠结于游马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时,通讯页面忽然更新了。

  巫师达姿:伊西斯注意一下九十九游马的拍档。

  这条讯息迅速点醒了伊西斯,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但她太钻牛角尖以至于她没有找到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判定。

  注意到游马那个有着青白色发色的拍档,[星光族的吗?那个傲气的种族会看中游马做拍档……不是怪癖就是游马真的有什么本事吧。]想着她不动声色的将Astral此刻的姿态拍下来、上传,非常的不动声色以至于完全没有人发觉(←_←别问为什么)。

  虽然没有解说炒热气氛,但整个教室里略有些喧闹,特殊材料的反向窗没有像往常那样处于关闭状态,因为要是不开的话二级一班Ⅰ的学员一定不能好好上课,因为外挤满了就近大陆板没课的学员,他们一层一层堆叠在窗户上要是没有来反向都有点像滑稽汪汪的锁屏,这群旁听生没有像教室里的学员那样随意,估计之前被伊西斯的那一下杀鸡儆猴吓到,现在一个个都是像刚入学是军训那样不敢造次。

  伊西斯又注意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与亚图姆同排的天尚院和万丈目此时皆是一脸#我现在声明我不认识台上那个站到组装台的那个家伙还来得及吗#的表情,似乎对组装的具体进度并不感兴趣,只有【双子星】的另一位成员关注着比赛。

  不过确实也是机修师的切磋对不是机修系三职的人来说确实有些外行看热闹的感觉,尤其是这些还没上过战场的“雏”,更是自信的觉得只要掌握目前所学就好。

  [也不知道这小子看的是人还是事。]

(伊西斯姐姐你好像不小心参透了什么)

  不过如果贝卡萨斯知道了伊西斯的吐槽,他一定会故作神秘的对伊西斯说“与十代boy共同进行着生物机甲研究的最重要人物可是霸王boy呦~”

  巫师达姿:看来九十九游马应该有什么底牌。

  然而结果依旧是大跌眼镜。

  第第二十一分钟游戏和十代的M87——镭射炮已经只差最后的外壳覆盖,游星要差一步还有一个平衡器调试,但游马……给人的感觉是零件没那么碎了……

  虽然因为组装台的关系四人并看不到彼此的情况,但他们不约而同的都将手速提高了一个度,班上的气氛也在这个时候彻底被点燃了,虽然他们前期看不太懂,但现在这最后关头是在让人激动不已。

  这种在手法变换之下逐渐将一堆零件塑造成型的场面虽不如机甲碰撞,体术打击来的直观,但组装时零件相触时富有节奏感的“乒咔”声音连成一片,卡扣时的“吧嗒”声点缀其间,大部件经过滑槽的“呲溜”声,声声交融有如圆舞曲的曼妙,加快手速后更是使乐曲有着嘈嘈切切错杂之意,这样的比拼怎么会不使人心跳加速呢?

  虽然在场的几乎都是道莱姆学员,但现在也有不少呼喊着十代和游星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有着传承自道莱姆学院的优良品质,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暂时不想将精力分散在其他什么上面,只有少部分学员们对游马的表现只是小声嘟嚷了几句,并没有出现像小说里自立flag的龙套那样大声讽刺游马,这让伊西斯有些欣慰。

但她很快收回了目光,此时游马的手法不再像之前看到的那样轻快,而是在这个其他人都提高手速的时候慢了下来,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已经有汗水汇聚成的涓流,连一旁淡定自若的Astral都直起身,有些严肃起来。

  “什么情况,游马看起来不太对劲啊,他不是……”

  “最年轻的A级一星机修师,十四周岁七个月拿到的认证,十四周岁六个月在泽卡贝拉学院的惯例安排下和Astral共同训练双人机甲操作,说是最年轻的A级机修师也没错也没错。”

  “但其实有些名不副实。”

  “对,隼说的没错,游矢你先别急着问为什么,你要知道手速、潜力开发、精神力这三个对是影响机修的根本因素,虽然它们和判断力一样都可以通过后天训练提升,不过就像矿脉一样,你的储备量是固定的,就算有的人再如何努力也只能达到某个高度。”

  “有人人达到一定高度停滞不前,是他没有找对方法。”

  “隼我们先不谈这个。”

“所以游斗你想说的是人的潜力是有限的吗?”

  “这是一种说法,但我更倾向于『能力』。”

  “潜力是无尽的,但你提升的基础确实在『能力』之上。”

  “是的,潜力可以诱导『能力』的超水准发挥,但那已经突破你的极限,损坏了容器,这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就像人类在努力也只能基于现有基因库的基础上重组生命而不是像自然那样创造生命。”隼说着不禁揣摩起不知从何处变出的一根羽毛。

#霸十# 

 这其实是很正经的一幅(默默擦鼻血)

参考图三这个最近很流行的姿势(有什么不对?)

图四是图三的完整版

下半身自行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