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圣星蟹

星海赞歌(游戏王)73

  那个(去)字还没说完杰克就瞥到游戏的空间扭一亮,经过一阵炫目的空间扭曲之后游戏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座白色的炮台。

  炮台开始能隐隐看出些人形的,大小不一长短不齐的炮管,射线和光学武装密布在炮塔上,炮台也不是全为白色,缠绕在炮管上的冷却液槽为整座炮台勾勒上了蓝边显得更加神秘,而游戏的小脸和他特别发色的头发出现在炮台中上方,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皮肤再露出来。

  这就是未来有名的『肃静—M』系列的初始版。

  “……”看见这样子的游戏,他边上的众人无不后退数步,刚好是一个身位格。

  “这是一种特殊的外骨骼甲吗……”游星平举着一架M87—镭射炮也看到了游戏此时的样子。

   “Aibo,你可以开始了,请机甲组注意,现在以我们为中心组成正五星鬼阵,将比较难解决的飞行系虫族飞行轨迹发送给我并对中等距离虫族进行无差别攻击。”

  隼抽空朝地面看了一眼找准圆心从而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将自己异能侦查到的信息发送给亚图姆。

  在正五星鬼阵中正五星是指他们要组成一个正五边形而鬼阵的意思则是纵向左无规则移动。“啊,同样注意游戏的动向,别待会被我家Aibo打下来了。”

  本来还有那么几个没有注意到游戏的人现在都用余光瞄了游戏一眼——“⊙⊙……”

  “游戏桑现在这个样子很强啊!”十代在机甲中对着屏幕左下角的霸王说到。

  “如果这场没事就去找十代桑打一场!”

  “小心一点。”

  “你才是。”

  亚图姆方才点名出列的都是机动性较高的异能者,如果他知道天尚院是惑冰使用者那他也会喊她出列。

  现在亚图姆他们脱离队伍跳到一段较粗的树枝上对着刚起飞花臂螳螂的方向甩了几朵炽光,迅速改变位置之后趁攻击间隙看了要眼被击落了大家伙脸色有些凝重,已经成型的队伍就目前来看一切顺利,但现在出现的都是一些充当炮灰的小角色,等正餐上来一切就说不准了。

  “得立即搞一块开阔地出来,但只是靠炮轰……太浪费了……”正在这时秋出现在了亚图姆的视野里。

  “十六夜,你右上方!”秋的反应很是迅速,她抬手就接住了丢开的东西。

  “十六夜,你还记得我邀请你说的话吗?”

  “啥?”

  “这个是拓荒植物6-荆棘藤的幼苗,非常老的品种,能在2分钟内长到四层楼高 ,扎根不深,而且在现在这种土壤中它最多存活十分钟。”

  听到这里秋顿时反应过来亚图姆的目的。“我尽量!”

  “很好!机甲组拔高!留意十六夜和游戏的状态。”

  “你疯了,在这种情况下拓荒植物的根为了躲避水分会扎穿大陆版的!”给秋的指令众人也听到了。

   “荆棘藤不会,因为它是旧版……”亚图姆朝耳机吼了回去,这一下让他未注意到他身后冒出了一只末蛾。

  这种虫族的翅膀上有致幻类粉末状固体,其口器甚至虽不能像其幼虫那样咬下机甲外壳但还是能咬穿人体。

  不过就在这只末蛾开始撒粉末的时候一束激光炮将其洞穿,亚图姆一个机灵瞬间反应过来像是挽回面子般抬手将虫尸焚尽。

  “总指挥大大的异能可以去焚化厂打工了呢~” 公共频道内响起了游戏不知喜怒的声音。

   “A bio我错了QAQ……所有人都给我注意点!”

   “噗噗”

  “噗嗤”

  “咳,就这样话说上面机甲组的有哪些特殊武装?”听到耳机里的笑声亚图姆连忙转移话题。

  “高温火焰射线!” 听到这个亚图姆暗道好运。

  “很好,那我异能耗尽后就由你来灼伤大型飞虫的翅膀了。”

   “明白明白!”十代很是兴奋。

  “注意它们的翅膀,火焰会受到风的影响。”私人频道中霸王有些迟疑的说道。“我现在处于副作用时期,我不能帮你……”

  “没事的霸王,别太紧张。”

  而公共频道中游马表示他们的霍普装备的是光学近战武器“希望之剑”,但机甲上还装备了大量光能炮,所以两人也接到了比较重要的任务——毕竟光学武器不会受到风的影响。

  其实双人机甲驾驶员为一机修师一机甲战士的设定为双人机甲较适合持久战的特性奠定了基础,游马和Astral的霍普之所以装备近战武器也是出于打持久战的思想而添置的。

  霸王和十代交代完注意事项,正好游马说完了。  “我的是分解炮。”

  “有意思,限制武装。那么十六夜你把处理不了的虫丢给霸王。”

  早已将荆棘藤种下的秋留在队伍较后方,此时荆棘藤已经窜的遍地都是,秋控制它们在树丛间组成了错综复杂的陷阱。

同时因为拓荒植物扎根大量树丛被连根掀起,这个让整个战场都扩大了。

  这些都是因为荆棘藤是较老的拓荒植物品种,保留了太多正常植物的特性,比如会与其他植物争夺土……。

  但也是基于这一点荆棘藤无法给落如陷阱的有坚硬外骨骼的虫族造成伤害。

  受到指令的秋立即表示OK,然后把几只团成球的潮虫裹到一起丢了上去。

  就目前来看还没有出现重大伤亡这让亚图姆微微缓了口气,而刚才出现的末蛾让他意识到开始上正餐了。

  处理着眼前因失去翅膀而愤怒的花臂螳螂亚图姆瞥了眼自己的手臂,上面已经出现的大量烧伤痕迹,比较了一下离三角肌的距离大概计算了一下异能的使用次数,忽然意识到公共频道有点安静。

  “继续啊,剩下的是反逆组的两位?”

  “次声波炮……我的机甲上装有次声波炮……”

  一时间整个战场的攻势似乎停顿了一瞬。

  还没等亚图姆说些什么游斗便接道:“暗物质射线,我们的机甲都自行改装过。”

  “禁武……”频道中不知是谁说出了这个所有人心里都浮现的词汇。

  比较了解机甲的几人都能通过标识辨认出隼的机甲属于『RR—急袭猛禽』中的一款,但仔细辨认又会觉得不像其中任何一款,游斗的机甲也一样,但没想到这是两名非机修师改装的结果。

每日一鱼-26
钓鱼??

(辣鸡背景系列)

每日一鱼-25
试一波短漫?
灵感大概是有些人觉得和尤贝尔融合了的十代不是“十代”了

每日一鱼-24
大概是十代觉得融合了尤贝尔的自己不再是“自己”
然后在纠结的时候被霸王拉到怀里亲亲……

每日一鱼·23

真的喜欢盘在喜欢的人身上等着亲亲!

每日一鱼·21

亲亲~

这辈子不可能小清新的!

 

在画黑暗系的东西 画点甜的调节一下

每日一鱼·20

或许算是鱼吧……

大概是带有尤贝尔味道的十代……

努力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