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圣星蟹

以后贺图一定要提前画!

祝大家端午安康!!!

一发草图,望不介意!

本来还想画作哥的……但是还没看第六部……所以……

睡了睡了!!!!

高考前的减压摸鱼!!!!!!!!!!

明天准备领死

最绝望的不是高考坐在第一排

而是考场中半数是你认识的,你却坐在第一组第一位……

考个球球 包死的好吗

星海赞歌 70

  如果我断更一个月,那我怕是死在高考考场上了。
————————————————

这事直到米娜出来才算完。

  “你知不知道他没有准许证。”

  “大概猜到了。”

  “那你还……”

  “阁下,今年是我在道莱姆的最后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必须回到军部,我是唯一成功的’人形兵器’,到时候我这样的存在用来实验新武器都是轻松的了。”

  听到米娜这么说,赫谟身边的蒂迈欧长叹了口气,在军部带过的人都知道军部的水深,一时间三位顶级的存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一旁的游星在听到四人的对话时也是一愣,他忽然想起曾经和亚图姆对话时对方所说“米娜学姐是几个进行人形兵器实验中唯一真正成功的一个,北区虽说‘人’是造了出来但是完全就是个普通人,所以中区的几个鼠目寸光的老不死觉得他们了不起极了。”

  “中军部的高层在得知米娜学姐的寿命只有现代人类的三分之一后就巴不得她每天可以端掉10个虫巢,完全没把人当‘人’看,几年前双六爷爷出一次任务时捡到了米娜学姐于是就跟军部怼上了,最后是院长出面才换得‘在道莱姆修习战斗技巧’的结果。”

  “几乎整个道莱姆的高层都很关照米娜学姐,就连双六爷爷也都把她当孙女看。”

  也就在愣神的时候赫谟和克里底亚带的人才珊珊出现在长廊尽头。

  两对人马可谓是泾渭分明,那些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的一看估计就是赫谟带的,唯一脸上没有伤的天尚院也是狼狈不堪,而另一边为首是亚图姆的一行人神情上虽是有些疲惫,但整体面貌还是好的。

  万丈目和天尚院的样子虽然让十代很是惊奇,但他还是立即跑向了亚图姆身后的少年。

  “霸王!”

  触及彼此的瞬间,心底蔓延开的愉悦感驱散了两人的疲惫和恍惚,十代握着霸王的手意义打量着自己的另一半。

  “嗯,没有受伤。” 也在他为霸王检查的时候霸王也在关注着他的兄长,听着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不由无奈的一笑。

  “我没事,只是进行了一次奇特的模拟战,你怎么样?”

  “啊对了,霸王和你说道莱姆这边的生物机甲……”

  游星另一队先去领了杰克再来到秋和安提诺米身边,一脸无奈的听着两人吐槽杰克微肿的脸颊,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三人的心不在焉。

  游马也挪到了自己拍档的身边好奇的看着两个样子似乎不太好的同伴。

  跑到【反逆组】那边的游矢先和隼打了个招呼,随后和游斗说了自己的经历。

  差不多是这样一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情景下,游戏默默站在原地扬起嘴角,因为他看到在对面有一个有些相似面容的人正同样擎着笑缓步向他走来。

  “AIBOo,我回来了。”

  “另一个我你……没第一个出来?”

   听到游戏的问话亚图姆神情突然一僵,立即哭丧着脸。

  “QAQ克里底亚阁下在我快完成的时候突然调高了难度…”

  “看来另一个我还不够强啊,嗯…我听一位塔罗师说睡地板可以更有效的激发异能?”

  “!!!AIBOooooo我相信你不会对我做这么残忍的事的对吧,我会加强训练的。”游戏拿着中号机修扳手挡住了企图索取抱抱求安慰的亚图姆,却被年轻的王储抱住握着扳手的手臂。

  另外一边,米娜也接受完了三位骑士“和善的说教”跟在三人身后从一旁走过来。

  “今天就先这样,时间不早了待会米娜会直接带你们走传送装置,你们直接回宿舍不要在外面逗留,今早监测到七点钟卡拉雷诺附近的空间会出现3级的空间震荡,为了保证安全一个小时之后传送装置和大陆桥都会关闭,你们可别到时候在宿舍外吹冷风啊。”

  “了解!”

      ————

  出了四方塔众人忽然觉得世界不一样了,无论是和赫谟过了招准机甲战士们还是在『小世界』体验了一波高强度异能输出的异能者们又或者是见识到了最前沿科技的机修师,在此刻回望四方塔的时候都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他们现在还是太弱了。

  “你们群挑赫谟阁下的时候没有人释放机甲?”游戏嚼着赫谟临走前塞给他们的巧克力棒说到。

“机甲?!咳咳咳……咳咳,还可以用机甲?!”原本同样在嚼嚼嚼的万丈目被惊的呛了一下。

   “这么说来好像赫谟阁下没有说限制条件……”

   “不然你们不会觉得光凭体术和小型机械武装就能保全自己吧……”

  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淤青的几人〔……〕

  亚图姆也接过话头“和赫谟阁下打一定要不讲道理一点,不然的话他会先和你不讲道理。”

  “你们不用这么耿直的。”游戏继续补刀。

  〔我们真是太天真了。〕挂了彩的几人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伤更疼了。

  要知道他们体术都在A,淤伤已经很少出现在他们身上了。

  一旁在『小世界』中异能输出过度导致肌肉酸痛的异能者听着同伴的哀嚎心中突然有一丝庆幸。

  〔至少表面看起来也没那么惨〕

〔克里底亚阁下才是比较好心的提供了清洁舱。〕

  小树林里的微风吹过几个经过实战摧残的年轻人不由打了寒战。

  四方塔所在的大陆版设立的传送装置都是单向的,而且为了安全起见两种传送装置并没有设在一起,而是在接近大陆桥的位置。

  此时防护罩的通透性发生改变,模拟天穹已经是由桔红深蓝两个色块组成,云层像是血染一般披上了恒星卡拉雷诺的光华。

  走在林间的年轻人们都放松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却不知道周边的树林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Aiboooo生日快乐!

服装私设希望不介意

星海赞歌69

  “吼,没想到你能做到达到这一步啊。” 赫谟看着眼前冲天而起的冰龙挑起了眉。

  他在天尚院之前攻击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小姑娘不断攀升的气势,不过到没想到她能使出这样的东西,以至于他都下意识抬手想要打断。

  [90%以上的惑冰亲和度吧。] 

  但是这下攻击却没有成功。

  “多谢了万丈目。” 

  万丈目扬了杨手中的组装盾下意识反驳天尚院“要叫【闪电】或先生!” 

  失手的赫谟再次成为集火的对象,不过他从容不迫的后跳躲开了冰龙的冲撞又偏头避开了Astral的集束炮,接着Z字跑位完美规避了其他大小射线顺便把迎面砸来的光子球击溃,动作那叫一个一气呵成。

  “太慢了太慢了,话说你们就没有一个是近战的吗?!”说话间赫谟已经冲到快斗身边,因为快斗先前放出的光子球被击散只来得及在赫谟的攻击路径上重组一个小护盾就被震退了。

  “本大爷就是啊(へ ╬)”万丈目一拳轰过来,盾牌这会儿迅速拆分成数块贴合在他的手臂上,组成了类似外骨骼甲机械臂的存在。

  “哈哈,有勇气。”赫谟也一个健步冲上去和万丈目纠缠起来。

  一时间没人再射击——两人交错着他们不好瞄准,毕竟他们现在是在实战。

  然而没有五秒钟,万丈目被赫谟踹飞了出去,而就在这个瞬间紧盯着战况的众人迅速发难,先是各色的射线然后是Astral的束炮,然后是故意落了一拍的冰龙。

   一时间烟尘弥散…… 

……

  “太棒了,【巨神兵】【翼神龙】还有【天空龙】实在是太酷了。”

  “没想到还有这种线路板的组合方法。” 

  “【翼神龙】算是汇集了道莱姆年轻一辈的新创意,游星君说的这个其实是根据游星君的双R回路重组的。”

  “游星你那么6啊。” 

  “前辈的过奖了。” 

  “不动,你管游戏和十代叫前辈那你得管我叫什么。”

  “啊,蒂迈欧阁下?”

 “这一片是四方塔的外部科研区在这条路的两边是测试场,看到这些镜面了吗,把你们载入了新晶片的微型光脑靠上去你们就能看见里面了。” 

  “那个是……用5号磷石矿打造的机甲武器?居然还附带放电效果?!”

  “磷石矿不是很多道具师喜欢的材料吗。” 

  “5号磷石矿有将其他能转化成电能的效果,虽然原石状态下不太稳定,但如果在上面刻上‘引导纹’再在纹壁上镀一层墨璃琉金与很多其他材料的混合物,就能提高5号磷石矿的稳定性。” 

  “还用这种方法吗?!”

  “说起来道莱姆道莱姆好像开发了不少墨璃琉金的新用途诶。”…… 

  四名年轻的机修师对着周边的测试区展现出了浓郁的兴趣,他们像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般感叹着并试着去分析他们的原理,几乎九成的都让他们推断对,剩下的那些蒂迈欧也会进行补充。

  游矢现在有点尬,虽然他也想加入讨论但是…… 

  “好像科洛科巴藤汁可以提高材料融合度……” 

  “倒是没想起还有这一特性。”

  “这么一来就可以解释通了,因为三种金属的融合更彻底所以它们衔接处的差异就越小。”

  “还通过改变传输晶板的渠道媒介而提高了受到攻击时的反馈速率。”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说的每个字我都懂但连起来就不是太懂了呢?〕

  “是不是很奇怪我把你这个制卡师带过来。”突然在身后响起的声音吓了游矢一跳,抬头一看才发现他已经落下十代他们一段距离了。

  “额……蒂迈欧阁下……” 蒂迈欧倒像是突然转移了话题。

  “你觉得三台生物机甲的供能方面怎么样,从你的角度来说。”

  “我的…制卡师?” 

  “嗯。” 

  “唔…这三架生物机甲的供能区用的都不是高能量利用率晶卡,反倒是用了能源利用率低的能源匣…这点很奇怪,按理说能源匣已经很少有机甲会用了。”游矢挠了挠后脑勺。“能源匣技术的最大弊端——体积问题,在【巨神兵】和【翼神龙】上还不明显,但是在轻型机甲【天空龙】上就显露出弊端了。” 

  “确实是这样,但生物机甲有必须要使用能源匣技术的原因。” 

  “必须…能源匣的优势在于造价低廉,成功率高……”游矢抓了抓脑袋。“不,不,肯定不是这些,与晶卡相比利用率低,体积大,不易散热…等等,莫非是能源方向与档位了转变速率?”

  “想对了还不错,生物机甲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所需能源的不寻常,就目前我们所研究出的三台生物机甲来看,正常的能源卡提供的能源有些单一。” 

  话讲到这里游矢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意思。“阁下的意思是……” 

  “让你接受一些生物机甲的机修知识,你的精神力也勉强够格,怎么样?” 

  蒂迈欧这番话说的很隐晦,既传达出邀请之意又表达出了〔我们不会要求你把你的方法说出来〕的意思。

  过了良久——或许只有一小会,游矢重新看向蒂迈欧认真道:“我会认真学习的,请多指教蒂迈欧阁下。” ……

  这边谈话结束没多久前面已经稳住心情的男孩们再次兴奋起来。

  “那间测试场好像……啊哈难怪会那么激动。”蒂迈欧略微思考了一下。“别落在后面去跟他们一起看一看,明天开始每天下午都要来四方塔。”说着推了一把游矢。

  这一下的力道把控的很稳,直接将游矢往前送了一段,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游矢差点撞到迎面走来的游戏,两人都愣了一下。

  “蒂迈欧阁下。” 

  “游戏,那边是〔恶魔之握〕吧,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 

  “是的阁下,不过今天好像有人申请了让米娜学姐来实验武器……” 

  闻言蒂迈欧收敛的笑意,他偏头看向一边。

  “夏迪。” 

  因为职务的原因人工智能迅速出现。

  “蒂迈欧阁下,根据您和其他两位骑士还有双六阁下的日志显示,今天没有批准任何一条。”

  “谢谢,我知道了。”说着蒂迈欧大步上前把手按在晶石板上。“我是蒂迈欧,我现在要求此测试场立即停止测试并且负责人一分钟内出现在我面前。”

  除游戏外的四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游戏也仅是有所猜测,游矢凑到游马身边,五人眼神交汇了一下,都十分有默契的没有说话然后在游戏的实意下挪到一边。

  一分钟不到,一个中年男子跑了过来

  “胆子很大啊,告诉你们海马社长明天换人来继续【魔爪】的修正。”

  “!!蒂迈欧阁下,这不符合合约规定!” 

 “规定?你有把道莱姆的规定放在眼里?” 

  “您根本了解我的天赋也不清楚我对魔爪的重要性,在了解度上……”

  “天赋?在这里,在道莱姆,在【四方塔】没有一个人有资格炫耀天赋,没有带着谦逊心且不遵守规定的人是没有资格染指四方塔的,现在我以道莱姆的名义解约你。”

  “阁下您这样不合规矩,不就是件『兵器』吗?拿来试新武器有何不可。” 

  “现在打给你们海马社长,我亲自向他驱逐你。” 

  “阁下您越界了!您不知道我的身份,你没有资格……” 

  “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蒂迈欧,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连一个‘塔上区’的小东西都敢很你谈资格?” 

  “赫谟阁下。” 

 “蒂迈欧没有驱逐你的资格,那再加上我赫谟怎么样,再不行过一会克里底亚来了我们【三骑士】联名驱逐你如何?您的面子真是大啊小东西。” 

  “或许我们三个还不够格,直接和副院长说吧。”

  “嘿,刚说到你嘞克里底亚。” 看到眼前聚集的三骑士,研究员的脸彻底白了下来,他嘴唇嗡动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蒂迈欧身后传了出来。

  “很抱歉三位阁下,我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我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胆子和阁下这样说话。”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游戏……微型光脑的全息通讯界面上。

   界面上的海马像是刚洗完澡,褐色的发丝还滴着水。

  “这个研究员冲撞阁下对道莱姆学院不敬的录音和影像我已经拿到了,在刚才我已经在董事会上一票弹劾和他,现在这个人任道莱姆处置。” 

  那个研究员刚听到海马的声音时松了一口气认为最多是把他带回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触怒了道莱姆的高层,可没想到公司会直接和他撇清关系。

  “什么任我们处置说的好像我们是什么黑帮一样,海马社长只要替我们把他扔到前两天新发现的荒星开荒就行了,毕竟原来也是个人物呢。” 

  “赫谟阁下说笑了,他只是我一分公司实验部的负责人,没有什么实际地位,我会如阁下所愿的。”说完海马转头看向那个已经面无血色的前分公司负责人。“自觉回去领罚,不要耍花招。” 

有没有哪位好心的太太……

帮帮这个从没有安利成功,限锻还坠机的可怜人

纪念啊因毕业和极化而暂时解散的第一部队(鹤球:我呢!?)

  ps.第一次感受到滤镜的好用

星海赞歌(游戏王)68

  眨眼间原本黄绿色的藤蔓迅速变得枯黑然后又如获新生般重新变得饱满起来,柔软的红尖儿黑刺儿晶莹剔透的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倒很是可爱。


  不过那景象也是如昙花一现,藤条们很快就褪去这稚嫩的外表变得坚韧起来,黑色的表皮也变得粗糙起来不像之前那般光洁,一根根倒刺像淬了毒的匕首一般冒着寒光,红色的尖端更为其添加了一丝邪气。


  【黑蔷薇魔女】【黑蔷薇魔女】,秋在就读凡戴纳斯之前就因为擅长控制异植黑边蔷薇花而获得的称号,但是有多少人追究过为什么她身边总会有黑边蔷薇花呢?


  站在雨林高高的树冠层上秋的红发随风而动,大量的黑色藤蔓夹杂着黑边蔷薇花在她身边汇聚,她缓缓抬起手注视着地面上的蛇群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沓——”只是一个响指这一次藤条没有拧在一起逮着森蚺眼、口这类较为脆弱的地方捅等着暴怒的巨蛇自相残杀,而是直直带着劲风抽向蛇七寸,而对于那些更强壮的森蚺黑藤就直接将它们从七寸捅了个对穿。


  黑色的细藤这一次藤条没有拧在一起逮着森蚺眼、口这类较为脆弱的地方捅等着暴怒的巨蛇自相残杀,而是直直带着劲风抽向蛇七寸,而对于那些更强壮的森蚺黑藤就直接将它们从七寸捅了个对穿,那些森寒的倒刺更是像爪牙一般掀开大蛇坚韧的鳞片和表皮。


  黑色的细藤像蛛网逐渐占领了这里,在漆黑的藤枝和花朵之下是无数森蚺的尸体。


  秋从树冠上跳了下来,有黑藤给她做缓冲这点距离根本算不了什么,张牙舞爪的花藤在她身边显得那么温顺柔软,上面还在流淌的红色溪流又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令人心生寒意。


  不知过了多久荆棘花海中的红发少女停下动作,黑藤抖落碎块蛰伏在秋身边,周围也没再有蛇再出现。


  也就是离大概五步远的地方出现了一扇开启的门,秋的眼中毫无波动只是缓步走了进去,她的身后不少细藤似乎想跟进来但终将没有,停留在门外和整个世界一起变成尘埃。


  踏进门之后只能看到一片虚无,好像有什么物质在扭曲又仿佛什么都没出现过。


  这一切包括突如其来的坠落感都没让她露出其他的表情。


  “空——”一声轻响然后就是一阵眩晕,秋愣了一下心中有什么东西复苏了一般,她刚调整好身形的秋就感觉整个人一滞像陷进棉花堆里一样停了一下便身周一亮落在实地上。


  直起身的秋发现她在一个环中,而她一抬头就看见巨大落地窗外壮观的星海和大半个道莱姆学而耳边传来了她们领路人的声音。


  “我没想到你会是最快的一个。” 


  “……” 


  “你似乎很早就察觉到这是一场考验。”


  “…我…我的异能可以让我察觉到植物的感觉,但那个地方的植物没有…灵魂。” 


  “原来如此……很棒的异能,如果不是对场地的限制太苛刻它应该是个S级异能。” 


  “克里底亚阁下过奖了。” 


  “清洁舱在那边,不用的话也可以在这层转一转。” 


  “谢克里底亚阁下。”道过谢秋便向克里底亚所指的方向走去但克里底亚之后的一个举动让她差点暴走。


  “话说……【黑蔷薇魔女】。” 


  听到这个称呼秋的眼神一暗,已经重新开始具有情绪波动的眼眸再度变得冰凉,似乎下一瞬她就会转身撕碎吐出这个词的人。


  “阁·下……” 


  克里底亚却像是没听到她的声音一般。


  “‘黑蔷薇’是因为你异能的特点但你会被用‘魔女’来形容是你的易怒和不自控,还有应该是副作用的「无心」,在暴怒和‘无心’中很容易做出疯狂的举动,我见过类似的例子。”


  克里底亚顿了顿。“那个异能者被愤怒缠身最后走向了死亡。” 


  “我明白阁下的意思……多谢阁下关心。”秋攥紧拳头快步走进了清洁舱。


  “能力不差…心境…嗯?第二个,霸王十代。” 霸王半跪在地面上。


  “……果然是考核吗。” 


  “没错。” 


  “我想知道我第二异能具体的情况。” 


  “你的第二异能应该属于自然系异能,呈烟雾状控制多样,效果表现为腐蚀性和对生命体的压力,可以步入S级,很不错。” 


  “这是…【暗】,可是…它不应该属于我。”


  “你是在为你的另一半而自责?” 


  “请问克里底亚阁下清洁舱在哪。” 


  “啊,在那边。” 


克里底亚收回视线。[真是一个不直率的小孩。]


……

  “你这次不是第一哦亚图姆。” 看着刚出现的亚图姆克里底亚说到。 


  “切,我感觉到了。”


  “这个技术你应该不会陌生吧,按理说你应该会省去疑惑的时间吧。” 


  “『小世界』技术我是知道,但也比不上阁下您突然调高难度吧。” 


  “你的【暮日】还是那么华丽,那像烈阳光华的能力也无愧于你【暮日之子】的名字和称号。”


  “……别,阁下,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 


  “……不能活用青阳炎。” 


  “……但我可以……”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 


  “但也不否认技巧吧。” 


  “你是想成为你们埃墨及拉斯的『法老』吧。” 


  “我知道我最多只能道莱姆待6年,阁下放心好了,我还要迎娶AIBO为王妃。”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埃墨及拉斯的少年王。” 


这周依旧没有手机……只有平板 于是摸了只被被……